柏林建筑寻访——和解教堂

这个建筑大概是最符合我个人口味的一个小建筑了。

和解小教堂现位于北柏林墙纪念公园内。其前身是一座建造于1894年的哥特式教堂。在二战期间受过损坏,但是很快就被修复。然而在东德政府决定建造著名的那段柏林墙的时候,这个教堂不幸地处于了墙边的位置。1985年,东德政府嫌弃这座教堂有碍墙边哨塔的视线,以“提高边界地区的安全性与清洁”为由将其炸毁。德国统一后,1995年基督教会联盟收回了原本的用地,并想进行重建。在这次竞赛中,来自当地柏林的两位年轻设计师Peter Sassenroth和Rudolf Reitermann获得头奖。

kapelle der Versöhnung

现如今的北柏林墙纪念公园,作为一个具有现代感又有纪念意义的地方,已经成为柏林重要的一个景点。附近建有游客中心,公园内有道用一根根指向天空的锈蚀钢管组成的“透明的墙”告诉游客其曾经是如何。同时也部分保留了原本的哨塔与两道墙之间的死空间,游人无法进入,仅能从对面的纪念馆上的高台上感觉到内里的死寂。而在1站公交车外,每周日有柏林最大的跳蚤市场,”Flohmarkt am Mauerpark”,在那里可以淘到很多具有些历史纪念意义的东西,和旅游纪念品等。小教堂东边是一些Soho的小住宅,新潮前卫地展示自己的设计感,也意在说20年过去了,东西德的经济差距已经完全消失了吧。

在较大的地图中查看和解教堂

新建的和解教堂(Kapelle der Versöhnung)地基完全处于原教堂内,在教堂附近就可以看到同样用锈蚀钢板在地上勾勒出的墙基形状。入口前的空地上立了几个木框,里面放的是老教堂的铜钟,不远处的一片麦田(他们居然把麦田当作景观元素了。)内有一个倒下的十字,也是过去教堂屋顶的十字吧。

IMG_0294

教堂的平面其实是一个不太规则的椭圆形,分为由夯土围成的教堂核心祈祷室与外圈木栅的外廊构成。在入口上方加深了木栅的颜色组成一个十字,暗示了建筑的性质。整个建筑造型简洁流畅,自然的材质与肌理,光线的透射,使得这个小空间让人感觉非常宜人。回廊以冷杉木修建,没有使用油漆粉刷,保持着木材的原色。由于使用黏土材料所达致的冬暖夏凉的效果,整个教堂没有安装空调和暖气系统,堪称环保节能之典范。在祈祷室后,与原教堂正轴线相对处,可以看到地上有个坑,其实是过去教堂的地基,里面还有颗炮弹。进入祈祷室,同样由于夯土墙的关系,沿街的车辆声音在此时已经几乎听不到了,很有静谧感。不大的祈祷室只有三排椅子,一个讲台和十字架。这些布置位置的灵感,其实也是按照过去教堂的中轴线生成而来。唯一的光线就是屋顶的天窗,将阳光斜洒在墙面上、地上……其实无论建筑形式如何,教堂中,光,总是和上帝联系在了一起。

RMEAS066

20_29_kapelle__berlin_upload

DVL_lehmbau-projekte_kapelle_berlin

“大教堂变成了和解小教堂,但这并不意味着教会的萎缩与信仰的退却,而是意味着基督徒以一种更为谦卑的态度进入到这个世界当中。这座建筑的设计理念也是如此,正如建筑学家所指出的那样:“新建成的和解小教堂建筑平面局限于旧教堂的唱诗班位置,从平面安排的意义而言,新建筑并没有占据就教堂的心脏空间位置,而是谦虚地、中性地退缩至唱诗班空间的位置。” 所以,和解小教堂所蕴含的精神价值,已然超越了和解大教堂,正所谓“教堂不在大,有真理则有上帝”。”

建筑学者指出:“和解小教堂所担负的功能非局限于宗教目的,因它的历史与地理位置,它同时拥有人道性和社会服务功能、见证德国现代历史的纪念性功能,以及新时代亟需的环保构筑观念”。 于是,和解小教堂自然地成为一个老师带领学生来学习和参观、感受鲜活的历史的好地方。

说到内室的夯土墙,也是涵盖了历史的种种痕迹——在横线的肌理组成的土墙中,过去教堂的残垣断壁、砂石粉粒,也被一起混入了新的建筑中。原本,教堂的墙是要以混凝土墙作为解决方案的,但负责监管的柏林围墙委员们希望改以符合环保与健康的黏土为主要建材。这是一个具有挑战性的要求。当时,该建筑仅有九十五万欧元经费,这让建筑师犯难了。许多民众听说此消息之后,纷纷慷慨解囊,使得建筑经费不再成为问题;另外有一支由十四个欧洲不同国家所组成的建筑义工队来免费施工,再加上来自奥地利的土墙结构专家以及柏林工业大学建筑系的专业知识支持,终于在二零零零年完成了这项似乎不可能的任务。即便是那些不信上帝的民众,也不得不感叹说,这座小教堂的出现简直就是一个神迹。而建筑学家则赞誉说:“这座建筑物体型虽小,却涵括解决了过去、现代或者是未来所拥有的历史结构层次与面临的都市建筑问题,其设计与兴建过程与成果,可以说是为现代都市计划与建筑设计种基本问题的解决树立了一个榜样。”

IMG_0290

个人喜欢的德国建筑感觉是精致—细腻的节点设计与一丝不苟的施工完成度。比如在这座教堂中,外立面木条与地板的交接、结构木柱由于防潮关系同样是在底部开了条槽插入钢板再与地面交接、夯土墙上的梁与墙也架上了锈蚀钢的构建。在这里,建造方法得到充分交代,显得既高技,又细腻。而这座暖色的建筑,又因为其自然材料的选择,让人感觉很亲切。

kapelle__berlin-schnitt

唯一让我个人不太喜欢的就是深绿色的建筑屋顶。一个标准的斜坡顶,似乎丝毫与精致的立面没有任何形式上的呼应。不过因为人视角的关系,不去细看一般人都会把这屋顶忽略而把视线集中在温暖的木立面上吧。怀疑是没有经费的关系了。不然,哪怕做成蛋形,内部梁结构像券肋一样,岂不是与传统教堂给人的印象呼应起来。

从古典的哥特式教堂,到现在这个拥有优美曲线平面的温暖人心的小房子;从代表着隔阂与杀戮的墙,到现在开放的公园和视线;历史的惨痛,终究会慢慢和解,而一代一代人的心灵,也会被洗涤与温暖着。

PS: 懒得拍照,有的图片来自网上。部分文字同样。

参考来源:
http://www.versoehnung-berlin.org

2 Comments

  1. comment test???

  2. 难道中文无法输入???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