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林建筑寻访——BIG YARD

德国的城市更新(Sanierung)不仅仅是在修复老城,同时又是以其极端的理性主义和保守作风为老城增添自己的新面貌。他们对待旧城城市肌理就像镶牙似的补足方式,建筑与建筑共墙的毗邻关系,组成了封闭与整齐的街道空间。

冷战结束后的东柏林,留下了大量的这种漏洞给柏林政府去补足,也给建筑师制造了机会。除了旧有建筑的维护更新以外,新建筑在老城中的引入(Bauen im Bestand),又抑或是Umbau或者Anbau,这种在严格法规控制下的城市风景的塑造,使得新老建筑仍然处于一个比较和谐的关系,而不会导致整个城市越来越充满“精英建筑师”的意淫。

BIG YARD就是这么一个城市住宅项目。作为完全不同住房体系下的屌丝,对于德国人或者说欧洲人对于住宅的理解,这种差异思考方式是件很有趣的事情,即:我们可以忽视一切在这个环境下约定俗成的东西,来重新审视。

 

BIG-YARD-01

 

建筑师: Zanderroth Architekten

地点: Zelterstr. 5, Prenzlauer Berg, Berlin

奖项:2011年德国建筑奖(the 2011 German Architecture Prize)

BIG YARD这座集体住宅总共有45座住宅组成,其中23个为Townhouse,另外10个花园型住宅和12个阁楼住宅。总面积为6,600平方米。这个项目直接很深刻地凸显了德国建筑理性与“冰冷”的逻辑,这也是德国城市和德国建筑自现代主义运动以来一直将自己维持在一种保守的态度下的结果。与城市的关系就只有上图一个立面,笔直的线条,混凝土框架加上木框落地玻璃。实体虚体的比例也是中规中矩。稍微错落的玻璃窗略微减少了建筑立面的呆板感受。说实话,德国新建筑的特别优胜之处,就完全在于他们的节点设计和精致的施工质量了。如果注意到那些窗框,混凝土框架的细致以及门板的质感,都极大提高了人们对建筑的体验。

在较大的地图中查看BIG YARD

对于任何人而言,一谈论起梦想中的家,住宅,那么绝大部分人梦想中的就是那种独门独户的形式。这点无论是西方的别墅,庄园,宫殿,城堡;甚至到了田园城市运动的那种独门独院的单个住宅,都是如此。哪怕无法做到,也会做到只是共邻一边的墙,但是每户住宅仍然独立。然而,这样的住宅通常只能被建造在离城市比较边远的郊区。由于地理位置的关系,这样的住宅也并不是十全十美的。缺乏必要的社区中心,购物不便。虽然在基础设施建设良好的欧洲国家,纵然这样的花园城市有学校,医院,体育馆,大型超市等,但是,单一的选择性无法满足人们对物质多样性的渴望。

 

BIG-YARD-02

 

对于BIG YARD这个项目来说,虽然这是一个集合住宅项目,它仍旧保留了柏林城市中的Townhouse形态,只是完全已一个整体的面貌在沿街的立面上呈现了。Townhouse是一种具有浓重欧洲人文色彩的在有限土地资源的条件下最大限度地去满足人们个性化建筑需求的住宅形式。它在城市的高密度下提供了独门独院的可能性,而生活在城市的好处就是,唾手可得和便捷的资源与信息获取,以及各种各样的娱乐活动。BIG YARD这个项目的南部可以把它理解成开发商使用同一设计开发了多栋形态相同的住宅完全相连会比较好点。这点很好地满足了人们的梦想。而也正是这个举措也让它的体量与周围老的单元式建筑保持了和谐的关系,不会像很多为求标新立异的Townhouse那样产生很多错落的立面关系。我们在看平面图的时候发现其入口数量实在是很多,也是这个原因。位于北侧街道侧的首层,也基本上被这里的住户自行改造成小型手工作坊,又抑或是设计事务所。在德国,这样的住宅也只能有很少一部分人才能租住或者买下的。 另外,对于普通家庭而言,这样的住宅并不是那么有必要。从生活方式上说,西方人并没有相当的大家庭习惯,除非有很多孩子。绝大部分孩子到了18岁就必须开始自己养活自己;而至于老人,一方面由于稳定的社会保障制度(个人认为也很坑爹,每月要交赚的40%,所以只能称其稳定而已。),于此同时社会也在大力发展老人住宅与养老院;更何况,对于一个18岁就独立的人,又要打零工又要自己完成学业,并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所以西方人对于家庭的观念与亚洲相差很大,也并没有养儿防老这么一说。因此一般一个2室的住宅就基本解决问题了。甚至在很多老建筑里,所谓的客厅也是由墙完全封闭的独立房间,与出入口没有关系。

思路回到这个建筑上来,除却前面的奢华房型后,后面的阁楼型住宅和花园型住宅相对它来说就显得实用得多了。位于南部内侧的住宅在开间上明显加大,但是进深变短了。位于两排建筑中间的是一个公共的庭院,有着良好的绿化和儿童游乐设施。整个项目中,阁楼房型是没有独立的入口的,当然它在建筑3层以上自然要通过电梯楼梯等向上,但是毕竟作为补偿还是提供了很好的屋顶花园。下层的花园房型仍然有直面花园的出入口。这里唯一有些不同的是,花园住宅房型的人无法拥有一个自己的独立院子,但是考虑到其实居住人群并不算多,所以也还可以接受。阁楼房型则是需要通过一条走道才能进入的,不过也同样给其安排了屋顶花园。项目的停车场设计是比较巧妙的。住宅配置的停车位最低标注是住户数加上10%的客人停车位。而一般如果要挖地下停车场的话,工程量造价都是问题;而且,短短的距离可能也不太适合长长的车辆坡道。在这个项目设计上,其实是巧妙地把出了沿街的一条外,一层全部作为了停车场用,如剖面图所示。我们所见到的内花园其实已经是在地面标高一层以上。这个做法也同时很大限度地解决了日照间距。
BIG-YARD-03
BIG-YARD-04
BIG-YARD-05

 

Townhouse这个住宅类型从地下车库开始算起直到上面的阁楼和屋顶花园,共计5层。其中住宅中部为交通空间,分割开了南北朝向。因为开间的关系,楼梯其实是狭窄陡峭的。一层北部被用作了如今的地下停车空间,北部是小工作室正面大街。二层南部为一层半高的明亮宽敞的厨房与餐厅,对着花园。其余均为卧室。德国人喜欢把卧室安排在北面,这跟我们的想法很不同,我们一般喜欢阳光洒进卧室的感觉,或者与天气通风等也有关。但是他们喜欢将卧室安排在北面。他们认为在卧室的时间很多时候仅仅就是晚上睡觉的时候,而为此浪费掉一个良好朝向的起居室得不偿失,而在起居室才是一天宅在家该呆的地方。或许因为气候本来就不潮湿,再加上冬天有暖气,房间朝北对他们来说并没有什么不好之处。另外房顶有屋顶花园供认休憩。同样朝南。
BIG-YARD-06

 

剩下的两种房型面积小,显得实用很多。花园型住宅也是单独入户,首层餐厅和一个小房间。与我们生活方式比较不同的是起居室放在了最高层,也就是说,一般会客都有可能是在餐厅的。这又与我们的生活方式大相迳庭。而且,这个户型很可惜是没有朝南面的。因为南面已经与其他城市建筑直接共墙了。
BIG-YARD-07

 

阁楼型住宅分为三层,入口放在了朝向最差的走道,走道甚至已经和其他城市建筑的另一侧相邻了。但是人进入后发现自己所处的地方是住宅的第二层。而刚进屋就碰到的问题是狭长的交通空间和分隔好的两个房间。起居室位于三层,即阁楼层,与一个屋顶花园相连,这个短小的屋顶花园提供了南面的阳光。花园内有连通屋顶的梯子提供更广阔的空间。事实上我对这个住宅表示怀疑。入户后的感受、面积不够只能用来堆放杂物的屋顶花园和陡峭的楼梯、还有入口不在房型首层,个人想象住着不大会很舒服。
BIG-YARD-08
BIG-YARD-09

其实这个建筑最大的难题在于北面是唯一的一个立面和出入口,在这点上其实因为德国的生活习惯等问题,引入Townhouse,问题解决的还是不错的。只是建筑南部反而是贴着其他的城市建筑的一个内部排楼,尽管建筑师竭尽全力去妥善问题,但是始终有些遗憾。

而关于出入口这个问题上,一般我们之前的思路往往都是这样——如果是集体住宅,那么管理方便这一点被放在了一个非常重要的位置上,只要能满足消防出入,能少做几个出入口就少做几个出入口。当然国情如此,我们确实无法指望能够拥有达到如此面积的豪宅。可是,从刚开始接触关于出入口问题的时候,我们就似乎直接因为原本不人性化的管理方式而直接将这种多出入口建筑的可能性直接排除。有时候人就是这样,当有人给你规定一个框框之后,我们就不再去关注框框外的东西了。而当到了框框外,才突然觉得有文化差距。其实梦想都一样,没有什么是不行。当很多人在讲要重视城市文脉的时候,库哈斯觉得文脉什么的都是浮云。 其实确实可以这么想,每个时代都在建造属于这个时代的东西。新旧更替是死律,何来尊重文脉的意义呢?说不定很多年后,地球上到处都是奇形怪状的建筑组成其新的一种文脉形式。突破框架的思考真的越来越必要了。

而我的疯狂想法在于,当看到在Townhouse下面堆满生活用品的停车场入口的地方,我突然发现其实现代人的生活在出行的时候更加偏向的是车辆使用的出口,这个出口往往本着经济实用的原则而被造得漆黑一片,通风糟糕。而沿街的每家每户的独立出口,则显得越发得摆设了。因此,有没有可能我们重新审视一下这种想当然的建筑布局方式,将停车的出入口位置重新安排成一个人同样也很舒服的地位。像BIG做的梯田式住宅似乎就在停车场的位置上下了很多功夫,形成了很独特的一种Typology。

记得在看《幸福的建筑》的时候,作者阿兰•德波顿提出这么个问题:我们的生活现在变得如此摩登。我们可以接受先进的汽车,接受摩登的室内空间,接受简洁的衣服款式。但是为何到了建筑外观,似乎反而就变回了中世纪,不肯接受完全现代的住宅呢?其实现代建筑虽然经历了这么多年,但是很多却变成了粗制滥造之品。人们对于这样的建筑,更宁愿抱着一种观望态度。另外,内心总有一种这种建筑不温暖的感觉也是现代建筑在普通大众不受欢迎的一个因素。对于BIG YARD来说,似乎真的给人了一种想象:一种对于现代住宅和现代生活的想象——在宽大的厨房会客,在屋顶花园和孩子玩游戏晒太阳,在靠街道的那边的小茶室⋯⋯建筑不再给人冰冷的感觉,而成为一个可以承载生活的容器。人们向往的不是形式,而是建筑可以给人产生的记忆,这决定了其存在的意义。尽管这个项目其实不是那么尽善尽美,但是着实是感动人的建筑。

参考来源:

www.zanderroth.de

http://www.rzb.de/de/projekt/@IMID:Object:prod3368475684364/

http://www.heinze.de/architekturobjekt/ze511-baugruppenprojekt-zelterstrasse-5-11/9863443?f=5751&s=7201&d=il&p=1&c=ao#images

Bauwelt 29.11

Baumeister B11, 11/2010

发表评论